在我們看來這實在算不上什麼能登大雅之堂的東西,是算計陰謀、勾心鬥角在一張桌布上的再現,而在別人眼裡則是概率演繹和博弈。
  輸了不可恥,濫賭才可怕
  歐洲雀神大賽,中國隊名落孫山,日本、德國選手拿下個人前兩名。日本隊拿冠軍並不讓人意外,它怎麼折騰還在東亞文明的文化圈裡,而麻將是重要的組成部分。中國隊名落孫山也沒什麼好可惜的,足球國家隊這麼多年也沒能衝出亞洲,人家走起路來照樣昂首挺胸。但是,被視為東方人獨有智慧的麻將竟然在西方也有這麼多高手存在,倒真讓人註目。
  這事當然有點讓人害臊,麻將走進歐洲才幾年,而我們的很多高手自打娘胎開始就跟隨母親到處轉場了。估計很多人不服氣,是不是選錯人了,我們這隨便湊一桌都能打遍世界。不是朝中無人,而是大將未出,有些人不無戲謔地推薦了自己的老媽。
  按照普遍的規律,群眾基礎越雄厚,金子塔尖壘得越高,乒乓球大概能算個典型吧,國乒隊總是發愁,能打的人太多,派誰出去好呢?而麻將如果算是一種比賽的話,它的群眾基礎比乒乓球要雄厚得多。但就像一個東方不敗就能掃遍武林一樣,人多也不代表一定力量大。英雄能創造歷史,比賽也總是有偶然因素,你每天都在打,可是太過迷戀贏錢了,忘了游戲本身的快樂和裡面暗藏的玄機。
  國粹變成世界粹是好事。乒乓球是英國人發明的,但誰還記得哪個英國人球打得很溜的。如此說來,中國隊輸了,麻將卻贏了,也有情有可原之處。在打敗中國隊的號召下,會有越來越多的藍眼睛白皮膚以搓麻為樂,我們至少不孤獨了,東西方也多了一條交流溝通的渠道。
  可以肯定的是,老祖宗發明這東西不是為了賭博贏錢。可我們卻將它變成了逢年過節、搞財富再分配的保留節目。大江南北,長城內外,一片麻將聲。當歐洲人發現麻將的絕妙之處並樂此不疲時,我們其實是在糟蹋祖先留下來的好東西。
  輸場比賽沒什麼可恥的,可恥的是我們把它當成了濫賭的工具。我們的快樂不是建立在享受樂趣上,而是尋求刺激。
  在我們看來這實在算不上什麼能登大雅之堂的東西,是算計陰謀、勾心鬥角在一張桌布上的再現,而在別人眼裡則是概率演繹和博弈。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文化。科學到最後總是能贏過經驗主義的。這對中國人來說是個教訓。當年歐洲人的橫拍打法也曾憋屈了好幾代國乒隊員,永遠別低估麻將本身的巨大可能性。讓東西方人的智慧相互啟迪,說不定還能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。
  (原標題:輸了不可恥,濫賭才可怕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r36hrmxxj 的頭像
hr36hrmxxj

工程部

hr36hrmxx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